錦繡緣華麗冒險  

 

想必大家看完一定還是對後面的劇情抱有很多的幻想

那就看一看番外篇滿足一下自己吧❤

 

=====================================

 

錦繡緣番外之鳳飛姑娘--那人已在燈火闌柵處

 

      那晚,直至看不見左震,鳳飛還扶著樓梯把手呆呆地看著。剛才的一切多像夢啊。
“鳳飛姑娘,鳳飛姑娘?”

“哦。”

她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轉身看見,是唐海在喊她。

“你,沒事吧?”

“沒,沒事,謝謝海哥”

她一身的狼狽,右臉是腫著的,散著的頭髮上還滴著酒。

“走吧,我送你回去。”

“哦,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好。”

“二爺吩咐我們照看好姑娘”

唐海在她面前做了個請的手勢,眾目睽睽下她就是再想自己走的,可現在扭捏便顯得很做作。況且,是二爺吩咐的,她便不由自主地跟上了唐海的腳步。
雖說這是七月天,可深夜裡畢竟不能跟白日里比。她剛才又被酒淋得​​大半身濕透,那薄薄的旗袍早已貼在皮膚上,泛著冰涼之氣,只是剛出了百樂門的旋轉門,她就著實地打了兩個噴嚏。
“鳳飛姑娘,你先披上”

先一步打開車門的陸炫,卻遞出了一件男式的長袖襯衣。她有點錯愕地看著眼前這個瘦高卻皮膚白淨的年輕人,卻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姑娘先穿上吧,別感冒了”

唐海拍了拍她的肩,示意她上車。她這才不好意思地接過那衣服,對著陸炫笑笑,低低說了聲“謝謝”,掩著莫名其妙發熱的臉坐進了車裡。其實,這時還有一張比她更發燒的臉隱在黑暗裡。

 

      陸炫開著車,唐海坐在副駕駛位,而她自己披了那衣服獨自坐在後排。

“姑娘,你家地址?”

“青田弄堂十七號,哦,你們就在堂口把我放下吧,謝謝了,這麼晚還勞煩你們送我,對不起”

風隨著那開起來的車子灌到車廂裡,她話音未落卻又打了個噴嚏。車窗旋即被陸炫關了個嚴實。

“哪裡的話,今晚讓姑娘受驚了,是我們失職”

唐海的語氣聽起來只有客套,像是但凡百樂門有個姑娘被顧客欺負了他們都會這麼做似的。鳳飛突然有點頹然,這一晚的跌宕起伏,讓她突然脫了力,閉上眼睛便不願再說話。

  開了將近半個小時,車子才在一個黢黑的弄堂口停住。

“是這裡嗎?”

唐海打量著車外的情況,可陸炫卻扭頭看見一臉疲憊的鳳飛似乎睡著了。等唐海回過頭來,鳳飛卻恰好睜了眼睛,她扭頭看了看車窗外,如夢方醒,

“哦,我到了,謝謝海哥,謝謝,?”

她才想起來,那個遞衣服給他的,跟著二爺帶過來的小子看著眼熟卻不知道怎麼稱呼,

“我叫陸炫,陸地的陸,火字旁,一個玄黃初開的玄”

“哦,謝謝你!”

陸炫為她打開了車門。

走,我送你進去”唐海已經走到堂口邊等她。

“呃,不,不用了”

鳳飛忙擺手,她已經麻煩他們送她回來了,哪裡再有讓人家送到屋子跟前的理。

“這裡太黑了”

唐海啪地打開手電,一束橘黃色的光鋪在了那青石板上。她每天夜裡不管多晚都是一個人回來的,每次走進這黑黑的胡同,她不是不害怕的,只是,她從沒有奢望過有一天有一個人會給她照亮前方的路。她連謝謝都忘了說,只跟在唐海身後,跟著那束暖暖的光向前走去。那時候,爸爸媽媽還在,到了夏天的晚上,爸爸總愛在小院裡點一盞橘黃的燈,全家人乘著涼,她和弟弟在玩耍。那燈光暖暖的,就像現在。可是,後來...只剩了她和弟弟,還有病重的奶奶。

“十七號,是這裡吧”

唐海因為不熟悉路,所以走得很慢,可鳳飛仍然一頭撞到了他背上。

“哦,對,對不起”

她忙不迭道歉,那些過去的事,還想它來做什麼。她很懊惱自己,今晚已是在他面前第三次失神了。

“我到了,海哥,謝謝你。”
唐海點點頭,轉身正要離去,木門“吱呀”一聲打開,裡面跑出來的一個男孩,帶著哭腔,

“姐,奶奶發高燒了!你怎麼才回來!”

於是乎,他聽見裡面還有傳來一個老人家陣陣咳嗽的聲音,似乎很嚴重。

“奶奶,奶奶,你怎麼了,你別嚇我啊!”

鳳飛是撲進屋子裡的。

“我傍晚放學回來,奶奶已經是燒得挺燙的,我的錢只夠去王大夫那求一劑藥,可是奶奶喝了也不見好,咳嗽得好像更厲害了”

剛才開門的那個小男孩和鳳飛一起跪到了床邊。


      唐海猶豫了一下,還是進了屋。他看著已經哭得淚漣漣的鳳飛兩姐弟,再看看這讓人不可思議家徒四壁的屋子,果斷地抱起床上咳嗽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老人家。

“走,趕緊去醫院!” 

鳳飛再次傻掉。

“走啊,快點!”

她在弟弟的拉扯下,才趕緊關了門跟著唐海上了車去。

 

        醫生在急診室裡看著奶奶,而她卻只能和弟弟在醫院走廊的長凳上呆呆地坐著。一會,唐海拿著一疊單子過來。

“沒事的,別怕,有醫生在呢。喏,住院的手續都辦好了,你拿好”

手續?她想起來錢!錢!

“海,海哥,我們不住院,我們,不用,你”

她哪裡來的錢啊?今早出門才交了房租,給弟弟交了學費,晚上被那殺千刀的李光一攪合,自是無錢入賬,一貧如洗的家裡哪有積蓄,現在可要她怎麼辦是好!她說這樣的話,唐海是早料到了

“有病就要治,你忍心你奶奶就這麼燒下去咳下去?!就當是今晚的酬勞和一點補償,你拿著吧”

於是那疊單子就塞到了她手裡

“可是,海哥”

她還想再說什麼,只是這個時候也只能這樣了。
“鳳飛姑娘,你快把這身濕衣服換換吧”

一個紙袋又遞到了她面前。是陸炫。

“這衣服可能沒有姑娘身上的那麼好看,可是你這樣捂著怕是要感冒的,還有瓶藥酒,你的臉”

他聲音有點不穩,還帶著急促的喘氣聲,似乎是跑過來似的。
等她換了一身衣服出來,只剩弟弟還坐在那。

“姐,剛才那個哥哥讓我把這個給你”

她赫然看見那些單子上,躺著一個鼓鼓囊囊土黃色的牛皮信封。
 

 

錦繡緣番外之小妹妹的衣服

   

  話說,在全家人都為小妹妹的即將到來如臨大敵的時候,小初七卻成了個沒人管的娃。那日,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從自己的櫃子裡翻出來一大包衣服的。小孩子一向對陌生的東西和探險很感興趣,小初七也不例外。“嘩”地一聲,他把袋子倒了個底朝天。什麼? !一地粉色的,明顯是女娃娃才用的嬰兒用品:粉粉嫩嫩的小衣服!各色小裙子!蝴蝶結髮卡!可愛的洋娃娃!爸爸媽媽,在我小的時候,你們就是這麼打扮我的嗎? !他突然想起小時候(頂多也就是兩,三歲,這娃娃記性可真好!)每次明珠姨媽來看自己的時候總說,要是個女孩子,那得是多精緻的瓷娃娃啊!小初七很是氣憤!他想,他一堂堂的小男子漢,把爸爸的帥氣遺傳的一點不差,只不過是眼睛長得太像媽媽,比一般男生大了一點,眼睫毛長了點,翹了點,皮膚細嫩白淨了點,怎麼能被打扮成女娃娃呢!嗚呼!他氣絕!於是,他拖著那一大袋東西,哼哧哼哧地,不知道為什麼一路上都沒被人發現地艱難走到了後巷,扔了它!像出了口惡氣!

 

      而後,他便忘記了這件事。直到一個月後小妹妹出世後的某一天,媽媽突然想起來,六年前,他們那個奢侈的老爸好像有買過那一大堆還沒用過的女娃娃東西,可是翻箱倒櫃如何也找不出來。小初七這時候才知道,原來,那是六年前的爸爸媽媽買給小妹妹的啊!被他扔了!

  

 

錦繡緣番外之媽媽的冷暴力

     

     轉眼小初七到了上學的年紀。
這日一早,錦繡為了喊他和他老爸起床,耐性都快磨光。這小魔王,脾氣和他老爸一樣倔,​​連賴床的功力都如長江前浪推後浪般給力。在終於把他弄醒吃過早餐以後,錦繡才想起來,那小子隨身攜帶的銀飛刀不能帶到學校去。
“把刀給媽媽”
“不好”
“小孩子隨身帶刀本來就是不對的,你現在要到學校去,那更不行了,萬一傷到別的小朋友怎麼辦?”
“我是不會傷害無辜的”
“...”     “那也不行,小初七聽話”
小初七晃著腦袋

“不嘛不嘛,爸爸都是刀不離身的”

錦繡心裡更氣,爸爸,你不提你爸爸還好,要不是你爸爸慣著你,我怎麼會讓你碰刀!這時候還不過來幫忙,在一邊看報紙!
“你是小孩,你爸爸是大人”
“媽媽,玩飛刀是不分年齡性別的”
錦繡滿頭黑線卻氣不打一處來

“那你自己看著辦吧”說完,就不再理他。

這時,左二爺終於從報紙裡抬起了頭。他瞥見兒子還站在飯桌旁,而他老婆已經在沙發里坐下繡著她的花兒。

兒子不清楚,可他領教過這樣的冷暴力。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十分鐘。在他正想好了法子勸降兒子的時候,小初七突然哇地一聲哭開了,大粒大粒的眼淚如脫了線的珠子紛紛掉落,這可憐的小模樣像受了多大的委屈。可邊哭卻邊瞧著媽媽坐的方向。哭了好一會兒,他發現錦繡眼睛都沒看過來一下,終於忍不住了,他撲到了錦繡的懷裡。

“媽,媽媽,媽媽,你,你不要小初七,小初七了,嗎?”

錦繡推開他,也不說話。
“媽媽,我聽話,聽你的話”

小初七磨磨唧唧地掏出來那把小銀刀,放到了媽媽手裡。

“你,你不要不理,不理小初七,媽媽”
“臭小子敢跟你媽叫板”左震心裡罵道。想想你爸,上海灘左二爺唉,哪個道上的人物不得給幾分薄面?可還不是敗在你媽媽的冷暴力手裡!
  

 

錦繡緣番外之那些叔叔阿姨們

     小初七從小就很喜歡圍在爸爸身邊的叔叔們。要是小初七能夠穿越時光,他肯定會認為他現在看到的這個老爸是多麼地不可思議!在他的爸爸還未認識他的媽媽之前,如果他也在他那帥老爸身邊,那麼就憑他這麼好記性的小盆友也絕對記不清楚那些個香艷絕色美女的臉龐的!但凡上海灘裡能夠數得出名的名媛淑女,更別提那些無數的大家閨秀,誰不想近他那個酷爹左二爺的身?

      好了,言歸正傳。首先,小初七最喜歡的就是他的英東叔叔。這個叔叔,是那些叔叔中長得最帥的,也就只是比他爸爸差一點。英東叔叔比爸爸愛笑,而且不像他老爸,就算笑起來也是酷酷的,在他媽媽面前除外。英東叔叔每次來看他,都會給他買這樣那樣的禮物,小汽車,機械人,總之,他好像總會知道他最想要的玩具是什麼。最主要的是,那時候媽媽對他玩飛刀的事氣兒還未完全消,他就敢給他帶來一個專業的靶!這是小初七在他自己都分不清楚那麼多叔叔裡他最喜歡誰的時候發生的一個歷史性轉捩點!他終於知道自己最喜歡的是最帥的英東叔叔!這是他做夢都想要的呀,他有一次偷偷跑到爸爸練刀的房間裡看到過。他正愁著,雖然媽媽默許了他玩飛刀,可是沒有靶怎麼練呢!而爸爸在媽媽的冷暴力面前一點辦法都沒有,他哪裡還敢提給他買靶的事!可不出兩天,英東叔叔來看他,帶來的正好就是這​​個東西!他的飛刀取得的是一日千里的進步!

      其次,小初七就分不清楚他最喜歡誰了。如果真要選,那就選石浩叔叔吧!石浩叔叔總說自己是他的哥兒們,可他卻覺得自己像哥多一點。在大家面前,他總是很尊重並煞有介事地稱他一句石浩叔叔,而在外面玩瘋起來,他都是直接喊他浩子的。但這可不能讓媽媽聽見,那樣她要說自己沒大沒小沒li貌。他可是媽媽面前的乖孩子,雖然那都是裝的,但他不能令媽媽失望。他們可以一起趴到地上玩搶,石浩叔叔總是做那個被他消滅倒地的敵人,他覺得誰也沒有石浩叔叔裝死裝得像!他們還一起去動物園逗老虎,這個也是不能告訴媽媽的。他在交給媽媽的家庭作業裡是這麼寫的:動物園裡的小兔子真可愛啊!有白的,花的,還有黑的,它們像我的小妹妹一樣乖巧,毛茸茸的一團讓人真想抱在懷裡。它們喜歡吃紅蘿蔔和青草,我餵牠們東西吃的時候,它們還顯得有些害羞...可是,小初七壓根就沒有走到關兔子的籠子跟前!如果錦繡看見她的小初七透著鐵絲網摸了那正就寢的老虎一把,肯定得嚇暈過去。何況,他還親手把一隻雞腿遞給了那隻老虎,而它只是咧著嘴對著小初七笑了笑。這讓他從小就覺得,什麼百獸之王,還不是被人關在籠子裡用雞腿就能逗笑的小動物!當然咯,他永遠都不知道,是石浩叔叔讓動物園的管理員事先給老虎打了一支麻醉針。

  而唐海叔叔,總是送給他書。故事書圖畫書,他看都不看就都送給小妹妹了,而識字的書他兩下就能認完,旋即做了紙飛機。只有那些有數字的書是他最喜歡的,他都放到了床頭書櫃裡。他不肯睡覺的時候,媽媽總是讓他算算術,算個幾題他就能捧著書一起睡著,手裡還握著筆,口水卻已打濕一大片計算紙。所以,在上大學前,小初七從來就沒聽進去過一堂數學課,還常常把數學老師斃得滿地找牙。


  邵暉叔叔的拿手好戲是魔方。小初七覺得他那十個修長的手指轉起魔方來何止是眼花繚亂,簡直就像花叢裡小妹妹追著的翻飛的蝶!他著急自己的手怎麼還那麼小,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像邵暉叔叔一樣把六階的魔方耍得團團轉。不過,他小小年紀便已能在半分鐘內轉完一個三階魔方!這當然是他日後成為校園風雲人物的殺手鐧啦!


      向叔叔是他不常見到的,而他會帶小初七去騎馬。他覺得向叔叔是另一種帥,他不是爸爸的那種看起來像對著你微笑實則很冷的帥,也不像英東叔叔太陽光一般瀟灑的帥,他是像大海一樣深沉的溫文爾雅,不輕易會笑,但對著他例外。向叔叔總誇他聰明,在騎馬上很有天賦,雖然他覺得其實他在飛刀上的天賦更勝一籌。不過連全場那匹性子最烈的小紅馬他也能馴服,其實他也挺佩服自己的,但他把這都歸咎為一見鍾情的緣分,可惜不是和小紅帽。於是向叔叔把那匹被他叫作小紅帽的小紅馬送給了他,說是給他做坐騎。他那時候還小,不懂這意思,只是很納悶,有誰是站著騎馬的嗎?


      說起明珠姨媽,他覺得那不僅是他見過最美麗的女人,甚至到他長大了,他都認為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也不過是她那個樣子的吧。只是明珠姨媽總說他要是個女兒就好了,直至他後來有了個小妹妹,她才停止這個他認為明珠姨媽說過的最荒唐的話。他這個橫看豎看無論身材還是長相都那麼標致的男生,怎麼會和女娃娃扯上關係!但是,因為明珠姨媽最愛抱他,還給他買很多很酷的衣服鞋子,那套他最喜歡的迷彩小套裝小馬靴,就是明珠姨媽從美國給他帶回來的,他覺得他穿上那個玩飛刀簡直都能追上他老爸的帥了!而且她喜歡和媽媽去西餐廳喝下午茶,那樣他就能吃到他最愛的芝士雪糕了!而至於明珠姨媽家裡的那五個美得不像真人的姨姨,他到談不上喜歡,雖然她們也像明珠姨媽一樣會給他買很多小衣服,但都沒有她買的讓他歡喜,而且她們還愛親他的小臉,每次都弄得他滿臉的口​​水還得對他們笑!

 

 

錦繡緣番外之我走丟了

 

     今天是周末,爸爸難得有空,終於實現了我的願望,在我生日的這天,帶上我和媽媽去了遊樂場。

      這裡到處都是人,到處都是人,除了人還是人。我掙扎著不讓爸爸抱著,我要自己走!我今天已經四歲了!我是大孩子了!媽媽被爸爸護在身邊,我和石浩叔叔走在他們前面,後面還有好多叔叔,他們好像都是第一次來游樂場,左看右看,比我還興奮。其實我也很興奮,只是我要學著爸爸點,冷靜。所以表面上,我只是安靜地聽著浩子給我大致介紹了整個場子裡的遊戲,卻在心裡狂喜,哇!每一樣我都想玩!除了那個圓圓的,像馬戲團一樣的棚子裡的木馬,我的小紅帽比它們都帥氣!正當我在思考著要從哪個開始先玩,不知道哪來的一股人流,沖散了我和浩子。在那些大人堆裡,我怎麼抬頭都找不到浩子,找不到爸爸媽媽和那些叔叔們了。算了,也無所謂了,一個人玩更好,省的媽媽總是一會讓我擦汗,一會讓我喝水的。

  咦,扔沙包? !這就是浩子說的那個我們肯定能贏大獎的遊戲嗎? !看看去,人小的唯一好處就是,擠到前面不費勁。哎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啊我就樂了。這都是什麼啊,那些人拿著個小沙包往這麼近的地方扔,就為了砸到那些擺在前面架子上的罐子!這不是比爸爸訓練我玩飛刀簡單幾百倍嗎?易如反掌啊。可是,可是我沒有沙包啊!我扭頭,看到左邊是個梳著兩個辮子的小女孩,趁她不注意,我拿起一個沙包便扔到了最遠的那個最大的罐子上。嘭地一聲,毫無壓力地中了。這時,一個阿姨笑吟吟地沖我們走過來,還抱著一個巨大的白熊,

“哎呀,你們可真厲害,這可是我們今天第一個中的最大獎!來,小妹妹”​​

那個小女孩的沙包還在手裡握著傻傻接過那熊,她的爸爸媽媽也愣了,在我拿起她的第二沙包又砸倒一個罐子的時候,那個阿姨又笑吟吟地拿著一個小車子走過來塞到我手裡

“小弟弟,你真厲害啊!”

“唉,這個小朋友,你是誰家的孩子?”

他們才發現是我,把我拉出了人群。我?對了,他們怎麼還沒找見我啊!這遊戲也沒什麼好玩的,可是要玩別的我怎麼混進去呢?
“小朋友?你是不是和爸爸媽媽走丟了?要不然我們帶你去廣播站?”

“去廣播站幹什麼?”

“你爸爸媽媽叫什麼名字?廣播裡一喊他們就能過來找你了啊” 

那個熱心的阿姨說。

走丟了不丟人,可被人家在廣播裡喊,我可丟不起這人,算了。

“沒有,我沒丟,我是自己來的!”

“自己?”

那他們顯然吃了一驚。

“左聿銘!”

是爸爸!扭頭,看見爸爸就站在我一米開外,太陽照在他悠閒淡定的臉上,真帥!哦,他終於找到我了。

“爸爸~”

我飛奔過去。可是,他卻沒有抱起我。

“哦,是你們家孩子啊,這里人多,可得把孩子看好了,別再弄丟了”

那個熱心的阿姨又說話了,可爸爸只是淡淡和人家說了句“謝謝”便拎起我的領子轉身走了,還不忘罵了我一句“小兔崽子”。
我遠遠看見媽媽正坐在長凳上焦急地張望,唐海叔叔陪著她。

“媽媽!”

我被爸爸拎著,只能大喊。

“小初七!你去哪裡了!你嚇死媽媽了!有沒有怎樣?有沒有弄傷?”

媽媽撲過來,抱住我,把我前前後後里里外外打量了個仔細。可是爸爸卻在我們頭頂冒了句

“他受傷?他不傷人就好了”

媽媽立刻瞪了他一眼,剛才還說我是小兔崽子,現在他不敢說話了!
  

 

錦繡緣番外之我的小妹妹

     

      我和我的小妹妹,出生在同一天,七月初七,但是卻相隔了六年。她從一住進媽媽的肚子開始,就被寶貝得不行,特別是我那個帥老爸,唉,異性相吸,總是說得沒錯的。要說上海灘上還有誰能讓我那酷酷的老爸毫無條件的言聽計從,除了我美麗溫柔的媽媽,就是我的小妹妹了,當然,我也能,但我是男子漢一般不提無理要求。

      小的時候,我還為了和肚子裡的她爭媽媽哭了一次,後來長大了才知道,為什麼爸爸和媽媽那時候會如此小心翼翼,而其實爸爸媽媽對我和小妹妹的愛都是滿滿的,都是一樣的寶貝。那段時間,爸爸媽媽都如臨大敵,媽媽坐在沙發上,我就不能在上面跑跳;我不能讓媽媽抱;媽媽陪我去花園裡,也只是坐在凳子上看著我而不會像以前一樣陪我玩更不帶我出去玩;媽媽經常都不和我一起吃飯,好多次我看到她還沒吃完就捂著嘴進了房間,好多好多,總之,我覺得媽媽變了,爸爸也變了。有一天,我才靠近媽媽,就听到爸爸立刻走過來對我說

“小初七,你當心點,別碰著媽媽了”

我很委屈,我只是正想挨著媽媽玩會兒魔方,於是我哭了。本來,男子漢有淚不輕彈,可是我是為了博紅顏一抱,情有可原,對吧。印像中,我小時候很少哭的,這是哭得最久的一次。我哭得很淒厲,還邊哭邊扁著嘴說

“我沒有,我沒有碰著媽媽,我很愛媽媽!”

像是要把那麼多天不被關注的怨氣都發洩出來,哭到最後,我竟然抽噎起來,於是,把爸爸媽媽都嚇到了。他們這才想起來,他們還有個這麼可愛的兒子,唉,真是不應該啊。媽媽趕緊把我抱在懷裡,拍著我的背安撫我,還誇我是個好孩子,好哥哥,說我是個小男子漢,知道給媽媽拿靠枕,拿拖鞋,倒開水。還說他們錯了,他們太擔心小妹妹了,所以忽略了我。爸爸也給我道歉,說是他太緊張媽媽身體的緣故。唉,就是嘛,我這麼好的孩子你們去哪找。所以我原諒了他們,因為他們答應可以在中午的時候都讓我跟著媽媽睡。我最喜歡在爸爸寬厚的手臂裡睡著,然後在媽媽溫暖還帶著一絲無法形容好聞的香氣的懷抱裡醒來。

      小妹妹剛出世的時候,很小,軟軟嫩嫩的,我抱著她,她還會對著我笑,那個笑和媽媽真像。大大的眼睛像兩顆渾圓剔透的黑水晶盈盈欲滴,兩隻小蝴蝶的翅膀一樣撲閃撲閃的長長捲翹的睫毛像,小鼻子長又挺,鼻頭圓潤,小嘴巴像枚嬌豔欲滴的紅櫻桃,一張蘋果似的小臉白淨嬌嫩中透著誘人的粉。
她叫左沁銘,爸爸說,沁,是歡樂的意思,我的聿,是歡快的意思,他和媽媽希望我們兩兄妹能夠一輩子開心。我們都有的銘字,是銘記媽媽的意思,讓我們永遠都要孝順媽媽。當然了,就算他不這樣說,我們也會的,因為爸爸媽媽就是這個世界上我們最愛的人!

      小妹妹小的時候挺愛哭的,但是我發現,她只是愛和爸爸哭,她很聽我的話,在我面前從來都不哭,哪怕她跟著我去玩摔倒了,只要我抱起她,哄哄她,她也頂多只是掉兩滴眼淚。可如果爸爸在場,那就一發不可收拾了!她肯定會扁嘴,一雙大眼睛定定望著爸爸,扑棱幾下就能掉下一大串眼淚。而我那個很酷的老爸,只要她一哭,他就無可奈何,如果妹妹哭著說要天上的月亮,他絕對會搭個梯子為她摘下來,還好妹妹算懂事沒鬧這一出。

      妹妹的性情像足了媽媽,沉靜溫婉,說話的聲音軟軟糯糯,像人用一個柔軟的小刷子一下一下在你心裡撓,舒服至極,而我們都遺傳了爸爸的倔脾氣,我外露,她內斂,所以她其實底子裡更像爸爸一點,而且她比爸爸更冷靜,更懂得使用例如是冷漠,冷淡那類型的語氣,如果你看過她在法庭上為當事人辯護的話,你肯定對我的話百分百的認同。行內人都稱她冰美人,這讓除了爸爸媽媽和我以外的別的叔叔阿姨們相當無法理解,在家裡如此乖巧溫順的小姑娘,是怎樣用一個眼神便拒人千里之外的。而且,她的飛刀比我還玩得好,輕易不出手。要不是初中那年她為了幫班裡一個被高年紀欺負的好朋友,誰會想得到一個俊俏丫頭,隨身帶著刀。


      妹妹愛粘爸爸,這是眾所周知的,她從小就像一隻小樹熊一樣總掛在爸爸的脖子上,等她長大了,長成個驚艷絕倫的美人坯子的時候,她依然很粘爸爸,時不常摟著爸爸親,當然了,那是在家裡。在外面,她最粘的還是我這個哥哥,而我們最擅長的便是扮演情侶。其實我們長得很像,只是他們都誤以為那是所謂的夫妻相。


  還記得,是從她念小學開始的。她這樣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既精緻又聰明的小姑娘,要追她的人自是多得跟天上的星星一樣,那些雪片般紛至的情信,唉,長得太好也會擾亂社會秩序的,就像我,從小學到中學,為了那些所謂要爭做我女朋友的女孩子們,老師更是請家長都請得我爸媽發愁。於是我們兩個合計了一個兩全的辦法,扮情侶!這樣,相對平靜的生活終於維持到我考上大學去北平。而後還借了她兩次到大學里平息了那些狂蜂浪蝶般的女同學們。她在倫敦唸書的時候我去看她,正好是情人節,我們扮情侶在玩默契的街頭遊戲中大勝,在最高檔的旋轉餐廳免​​費吃了頓美美的情侶套餐。去意大利玩的時候,我們買的情侶套票聽半價歌劇。甚至在法國,我們被當作情侶模特在浪漫的薰衣草地裡拍了一出唯美如畫的婚紗照。
直到後來我娶妻,她嫁人,我們還是一如從前般相親相愛。
  

 

錦繡緣番外之搶媽媽

 

     有好多次了,媽媽貼著我的臉,給我講完故事,好容易把我哄進了半睡的狀態,爸爸就來了。他會先用那隻被刀槍磨出來很多繭子很寬厚的大手揉揉我的腦袋,他的手總是暖的,然後他會輕輕問媽媽“睡著啦?”如果媽媽回答說“是” ,他就會摟著媽媽走了,還有時候是直接把媽媽抱走的。

     當我意識足夠強大的時候,我通常會緊緊拉著媽媽的手,閉著眼睛哇哇幹哭,嘴裡喊“媽媽媽媽”,這樣,媽媽就會重新把我抱在她香香的懷裡,用溫柔的手覆著我的背摩挲,可是我很快就又睡過去,媽媽還是會被爸爸帶走。可是我不明白,其實媽媽整個晚上都是陪著爸爸的,他為什麼還要來跟我搶呢!小孩子總是輸給大人,就像胳膊總是擰不過大腿,對哦?

  

 

錦繡緣番外之我的蛋殼在哪裡


      一天,小初七在聽媽媽講故事,雞蛋裡能敷出小雞來。
“媽媽媽媽,那我的蛋殼在哪裡?我想它了。”
“...”

錦繡覺得頭很大

“小朋友和小雞是不一樣的,我們不是從蛋殼裡來的呀”

“媽媽媽媽,那我是從哪裡來的呀?”

“你是從媽媽的肚子裡出來的。”

“那我是怎麼住到媽媽肚子裡去的呢?”

“這,這個”,錦繡語塞並且滿臉通紅,無辜地向左震投去求救的目光。

於是小初七就被一隻大手拎走了。

“來,兒子,爸爸帶你去吃芝士雪糕”

“雪糕?”

他親了老爸一口,這可不是輕易就能吃到的東西呀!

“爸爸,那你有蛋殼嗎?”

“...”

     晚上,小初七又想起了這個問題,錦繡費了全身解數才把他弄睡。二爺摟著筋疲力盡的老婆回到房間,思前想後。

“你說,這樣行麼?爸爸是分子媽媽是分母,上下一除,結果就得出小初七啦。”

“不要臉!”

錦繡推了他一把。

“要不,爸爸是氫氣媽媽是氧氣,我們被點著了,於是…反應出了小初七?”

“無賴!”

“也不行啊?那,小蝌蚪找媽媽…”

“你就知道欺負我!”

錦繡拉過被子蒙著臉再不要聽了…

“老婆,還是你聰明!爸爸欺負媽媽所以有了小初七!”

“...”


番外之鳳飛姑娘二渭城朝雨悒輕塵平明送客楚山孤

      第二天下午,只等奶奶燒一退,咳嗽緩了點,鳳飛就急著辦了出院手續。這里處處都是得花錢的地方,而她和弟弟什麼都沒有。那個牛皮信封裡的錢,除了墊了奶奶住院的錢,她一分都沒有再動。是,她只是百樂門的一個舞女,她沒有錢,可是她從來也沒有跟誰要過錢,哪怕客人要送她禮物。她可以陪你跳舞陪你喝酒,她不是三貞九烈的女人,她只是想活的有點尊嚴,僅此而已。舞女也是個職業,不是嗎?哪個女孩子不想被爸媽寵在身邊,她不過十七歲,可她要賺錢養奶奶還要供弟弟上學。改天,她要親自把錢還回去,至於花了的,她會一點一點都還了。可是,她送還回去?她應該送還給誰去?海哥?還是,陸炫?唉,算了,先不想了。她安頓好奶奶,弟弟上學還沒回來,正愁著沒人照應,怎麼出去買菜。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是陸炫。她有點錯愕。

“鳳飛姑娘,我去了醫院,你們怎麼出院了?”

“哦,呃,奶奶好多了,昨晚謝謝你們。我們,哦對了,這是你們昨天留下來的錢,這是計費的單子,花了的我會盡快還給你們,也不知道是你的還是海哥的?”

“哦,是我的,不過鳳飛姑娘我一個人也沒有用錢的地方,你先拿著吧,奶奶吃藥還得要花錢的”

“不,昨晚你們幫我的忙,我鳳飛還無以為報,這個我不能收”

陸炫見她這般說,只得收了錢,把還提在手裡的水果和補品放到桌上。

“那,我先走了,你照顧好奶奶,有什麼用的著我的地方儘管說”

“陸炫”

鳳飛只是本能地喊出了這個名字,卻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麼好。這璀璨荼蘼如浮光的上海,這人情冷暖自知的世道,鳳飛以為自己早已涼薄的心,怎麼在這時忽地一顫。

“鳳飛姑娘?”

“呵,沒什麼,你趕緊回去吧。對了,以後叫我鳳飛就可以,這樣姑娘姑娘地叫,不嫌拗口嗎?”

“嗯,那我先走了”

鳳飛於是在門口,呆呆地看著陸炫的背影消失在巷子的拐角處。
     

      昨晚到現在發生了太多的事,她連理一理頭緒的機會都沒有。她想起來,把她救下的左二爺,左二爺?呵,她旋即自嘲。他那樣的人物出手救自己不過是礙著百樂門的面子,她一個舞女能有什麼想法?昨晚那聲謝說得太急切,如果被李光帶了去,她還不知道有沒有命回來。她無以為報,只不過是想對救下她一條命的他說聲謝。唐海也不過是因著二爺吩咐的一句話,不然她一個舞女還能勞煩他送回來?可是,陸炫不一樣。那不著痕跡關上的車窗,那套正合身的衣服,還有,那個裝滿了錢的信封。都和他們不一樣。還有,他今天怎麼會找了來?她心裡清楚得很,只是,她能給他什麼?她連自己明天會在哪裡都不知道,如果不是奶奶和弟弟,她怕兩年前便跟了爸爸媽媽去了。
“姐,姐!你怎麼站在門口?奶奶呢?奶奶沒事了吧!”

“哦,鳴兒回來了”

鳳飛不知道自己顛三倒四都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你看著奶奶,我去買菜”

她背著弟弟,才敢這樣肆意地流淚。

       後來,陸炫就常過來照應著他們,他年紀雖然只比鳳飛大了一歲,剛滿十八,可是做事沉穩又周到,還很會照顧人。奶奶常誇他是個品性善良的好孩子,弟弟也很喜歡他,總是陸炫哥長陸炫哥短。鳳飛偶爾會邀了他來家裡吃飯,陸炫也不推搪。好幾次,他是跟著左震唐海過來的,在百樂門的歡場里相見,不過隔著觥籌交錯人影繁雜,可他只一眼,就在舞池裡望見她,無需眾裡尋她千百度,那人卻早已在燈火闌柵處,恰恰她也是,把他望在了眼波流轉裡。

      秋風一日漸比一日涼,這夜還零星飄著細雨,鳳飛從百樂門出來,望瞭望這光景,怕是等不得這雨停了否則奶奶和鳴兒又得擔心了,她緊了緊身上的薄紗裙,向家的方向跑去。才不過十來步,便聽的有人在喊她。是陸炫,那個瘦高靦腆的身影,站在對面一盞昏黃的街燈下,舉著傘,向她招著手跑過來。原來,他在碼頭忙完拿著託人給奶奶買的藥剛去了家裡,這會看著下雨出來接她。
“陸炫!”

鳳飛那個炫字還沒喊完,便生生噎在了心口裡,整個人僵在了原地,一動也動不得。那輛開得七扭八歪卻奇快的車子,終於在轟然撞上路燈柱子的時候停下。躺在馬路上的陸炫,一頭一臉都是血,連衣服上也都是血,她哆嗦著擦著,卻怎麼也擦不干,她喊著救命,可是沒有一個人近前。

“陸炫,陸炫,你醒醒,不要睡不要睡”

陸炫終於在她懷裡睜開了眼睛,他對著鳳飛笑

“飛兒,別哭,我沒事,給奶奶買的藥,藥已經放,放到家裡了...”

他咳了一口血,卻艱難地抓住她冷如冰窖的手

“別哭,飛兒,不要害怕,我在的...”

啊!一個淒厲孤絕的哭聲,撕破了這越下越大的冷雨夜。

無論後來,她去了哪裡,他始終在她身邊,她總是聽得到他對她說,別哭,飛兒,不要害怕,我在的。

 

錦繡緣番外之別的男人

     小初七出世,整個寧園上下,青幫里外,包括對這上海灘來說都是件大事。錦繡的所有精力和時間除了在兒子身上還是在兒子身上。左震這做爸爸的,也是相當的盡責。可是,他漸漸發現他的錦繡好像壓根忘了他的存在!

      這日夜晚,當擺弄完小初七終於回到臥室困得睜不開眼的錦繡例行公事似的只給左震一個晚安吻就想安穩睡覺時,二爺不干了。
“錦繡…”

他貼著她的臉

“陪我說會話”
“唔…怎麼?”

她​​居然還閉著眼睛!二爺有點惱可還是耐著性子哄無限溫柔地親,錦繡實在是累,只是任由擺佈地應付著他,還喃喃道

“好了,睡吧,乖,一會兒還要給小初七餵奶…”

二爺終於受不住刺激,酸酸地喝了句

“錦繡,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不要想著別的男人!”
錦繡無辜地睜大了迷濛的眼睛,盯了他半天

“什麼別的男人?”

二爺悻悻道

“小初七也算!”

“…”

 

 

錦繡緣番外之別的女人

 

“媽媽媽媽,什麼是別的女人?”
“嗯?小初七?”
“下午的時候,我聽到英東叔叔和明珠姨媽說,左二爺如今是除了錦繡,再不會讓別的女人近身了。媽媽,什麼是別的女人?”
“呃,別聽你英東叔叔亂說,小朋友不要管大人的事。小初七你來嚐嚐這個好不好吃?”
“嗯,好吃。”

小初七邊吃邊倔強地抬起那顆渾圓的小腦袋拉著媽媽的袖口晃

“媽媽,那阿娣阿姨算不算別的女人?”

為什麼是阿娣...為什麼是阿娣...看著兒子求知欲滿滿的臉,她一陣眩暈。小初七瞬間被轉移到爸爸懷裡

“小初七,來,爸爸告訴你,除了你媽媽和小妹妹,其他人都是別的女人”

“哦”

小初七若有所思

“那王媽也是咯?”

二爺臉上明顯一沉,極不情願地說了個“是”

錦繡滿頭黑線
  

 

錦繡緣番外之爸爸我愛你

 

     小初七跟他老爸一樣最抗拒吃藥,這會正感冒著又鬧脾氣不肯乖乖吃藥,錦繡和奶媽兩個人連抱都抱不住他,小初七跟條蚯蚓一樣扭來扭去,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還扁著小嘴說不要不要,幸好他那酷酷的老爸來救場了。他一把就把小初七撈了過來放到肩頭上,“兒子,騎脖馬來”。小初七登時就樂了,抱著左震的腦袋喊

爸爸跑快點,不要讓媽媽追上,不要喝藥不要不要”

於是二爺就帶著兒子從樓上穿到了樓下,在廳裡轉了好幾圈,終於抱住他坐到了沙發里。

“兒子你把藥喝了,爸爸帶你去花園裡玩”

“我不要,媽媽說不能去,花園里風大”

左震沒想到小初七居然毫不保留地遺傳了他的四兩撥千斤!

“那你要吃棒棒糖嗎?”

他從口袋裡摸出了一顆彩色的棒棒糖在小初七面前晃。小初七咽了嚥口水

“唔,不要”

“那,這把銀色的小刀你也是不要的啦?”

左震繼續誘哄。
“刀?爸爸爸爸,我想看一看”

小初七的眼球立刻已經離不開那枚銀燦燦的小刀了。他的兒子他還不了解,如果棒棒糖都騙不了,那唯一剩下的就只有飛刀了。

“先把藥喝了”

左震乘勝追擊。

“爸爸,那你陪我喝藥好不好,好不好嘛”

陪我喝藥?這話怎麼聽著那麼耳熟! ! !他的大腦細胞同時調動回憶,原來,是錦繡也用過同樣哀求的口氣和這般讓他心軟的眼神讓他陪她喝藥!敗了,真敗了。他只能接過錦繡手裡的藥碗,先喝一口,然後無比哀怨地皺著那兩道英挺的眉毛看著小初七咕嚕咕嚕喝了藥,拿過他手裡的飛刀,臨了還不忘在他臉上留下一個有中藥汁的吻痕

“爸爸我愛你!”

一直到這趟病好,小初七就把左震收藏了N久的飛刀騙到手了。

 

 

錦繡緣番外之全部都要了

 

     小初七才學會說一整距話的時候,正巧是中秋節前後,在重重明哨,暗哨,貼身,遠身的保護下,二爺第一次帶著錦繡和小初七去逛燈會。只見他有多施施然,右手摟著嬌妻,左手抱著兒子,流連於那從來都沒逛過的花燈會,只因小初七一句

“爸爸,要燈籠”
“爸爸,這個,要”

小初七指著一個小老虎燈籠。
“好,兒子,就這個”

二爺於是揮了揮手,石浩給錢。
“爸爸,這個”

小初七轉頭又拉住了一個小兔子燈籠。二爺於是又揮了揮手,石浩繼續給錢。走了這才三,四個攤位,二爺的左手裡除了抱著的小初七,全都是燈籠,不下十個。錦繡忙不迭地制止,可是二爺是鐵了心要哄兒子高興,他說兒子喊爸爸喊得真甜。當他們剛到下一個賣糖果的攤位時,小初七舉起一隻胖乎乎的小手劃了個圈,奶聲奶氣中帶著霸道

“爸爸,全部都要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凡妮莎 的頭像
凡妮莎

【凡妮莎的仲夏夜之夢】Vanessa‘s Midsummer Night's Dream

凡妮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